卷廿六 长歌狂 第1608章 山衔落日青横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阡还问完颜江山怎么走了?笑话,会便宜你林阡的人,我林陌留着他过七夕吗?

    对于两路金军而言,直接融合很难,唯能先融后合。那日林陌临阵先强行融,战胜后便一直在悄然合,迄今倒也称得上水到渠成。“不过就完颜江山一个害群之马罢了。说难,也并不难。”谋定后动的他,战前就在说。

    将完颜江山真正地孤立,林陌的流程只有两步:一,麦积山火牛阵中,不计前嫌地营救和撬空他麾下,害他立竿见影成了一个光杆司令;二,则是对着他幕后的元凶王爷远程敲打,迫使那个他唯一言听计从的人认败。上剥下削,合二为一,便是真正的釜底抽薪、永绝后患。

    一,需要吗?二,怎么做?追根究底,得从“香林山事件”说起。

    

    二月上旬元凶诬陷曹王勾结林阡谋逆,完颜江山曾枉顾金帝性命也要推波助澜,不止林陌和战狼心底雪亮,就连不在场的林阡也能通过徒禅月清洞穿“完颜江山是幕后元凶的人”,但这只名叫完颜江山的苍蝇为何却迟迟得不到处理、反而被金帝从中线空降到西线战场还身居要职?

    一度教曹王府大多数人都感到疑惑:金帝那么多疑的一个人,怎么当时就完全相信了完颜江山?就算犯糊涂,也不该犯这么久啊!尤其这一战完颜江山“为了私藏柏轻舟、宁可与主力金军分道扬镳”的表现可疑到了极点,近期在京兆府路养病的金帝得知战报后还能坐得住?那么,需要林陌主动移开败类吗,还是按兵不动坐等圣谕就可以?算算日子,金帝离这么近,快有动作了。

    “需要主动移开。圣上是真心相信完颜江山,因为圣上对完颜匡有着出奇的好感,而完颜江山又有完颜匡作证担保。”秘密回到前线那天,战狼就对林陌如是说,他希望林陌打这第三场秦州会战,迈出孤立完颜江山的第一步。

    在战狼看来,金帝对完颜江山属于爱屋及乌,过多的信任使他无意间给西线金军埋下祸患;而林阡却能洞穿完颜江山是西线金军的突破口,这一点并不稀奇,有关内部的权力斗争,局外人尤其敌人往往会看得更清楚,因为敌人刚好能撇开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像战狼这样和完颜匡完颜江山一起在襄阳共事过的,指不定还会像金帝那般以为完颜江山是完颜匡的人,反而想多了;不会像林阡那么清晰,完颜匡卖的人情只是干扰项,完颜江山其实非常纯粹,从始至终都只跟元凶一个人有交集……

    “圣上信任完颜匡,那是因为完颜匡不是他的近亲、影响不到他的帝位,加上表面确是憨厚老实,所以推心置腹还可以理解;然而,圣上真能做到以同样的方式包容完颜江山?我看不然。完颜江山极有可能关联到的幕后黑手,是圣上至亲的皇叔、并且为了篡位不止一次下毒戕害。圣上会因为完颜匡一句老好人的担保、就完全不顾完颜江山这样的嫌犯?”林陌摇头,指出金帝是真信任完颜匡、假宽恕完颜江山,甚而至于早就暗暗扣紧了完颜江山这条线、不动声色想要摸元凶的底!

    “他是装糊涂,帝王终究是帝王……”战狼虽惊,却理解而点头。所有的深藏不露,都是因为要谨防对元凶打草惊蛇,完颜璟装起糊涂来可比元凶还高一个段位,刚好毒才解开病还未愈又沉溺女色还身陷乱局……先前战狼忙于武斗,居然以为完颜璟是真的犯糊涂,直到这一战战前被林陌提点了才意识到有问题,“既然圣上骨子里不信任完颜江山,那我们……坐等圣谕即可?”

    林陌目光却透着不符年龄的深邃:“不,这一战我们必须打,这一步也需要主动迈。形势万变,圣上多虑,必会装过头,我们等不起。”

    

    果然被林陌料中,第三场会战赢了数日后,京兆府路依然没圣谕传来,“完颜江山忤逆到了出格的地步。事发已有多日,圣上先前若是真的犯糊涂,态度必是‘吃惊而醒悟’;眼下依然没动静,应是‘吃惊而犹豫’,可想而知,他是装糊涂而装过了头。”战狼叹林陌的远见,所幸他们没有等。

    不过,即使金帝比战狼想象中精明、早就扣紧完颜江山在暗查元凶了,“从控弦庄所掌握的情报看,圣上和我们一样,尚不清楚元凶是谁。”毕竟元凶王爷同样不是善茬,他不像战狼到此时才发现金帝深沉,因为一直以来他的作风都是自保要紧,不管圣上是真宽恕假宽恕,他都极少和完颜江山联络,安分守己了几个月、故而一点马脚都不曾露。

    “暗访当然很难,但圣上可以明察、严查。段大人可知,圣上为何却没有这样做?”林陌反问。

    “哼,圣上始终忌恨王爷。”战狼冷笑,再怎么不精通权斗,他也不得不为曹王去寻回那些他极为讨厌的庙堂算计,“柏树林和香林山两战过后,豫王郢王名存实亡,潞王吓出病来正以贪污论处;对圣上还有威胁的叔父只剩曹王、卫王、夔王三个。不管元凶是卫王还是夔王,另一位都是真的懦弱无能微不足道。圣上之所以对他两个都不杀,一来怕杀错人有损仁厚,二来怕杀对人、日后就防范不了我曹王府。因此,香林山事件后,他问责江山是对卫王和夔王的杀鸡儆猴、强制他们扮猪到死也吃不了虎;后来的重用江山却是他对曹王的敲山震虎,告诉曹王,他在自身无法开疆辟土的情况下,只能出此下策、对功臣一边依赖一边制衡。”

    战狼知道林陌一定会认可这个观点,因为这十有七八就是真相。毕竟香林山上,病危的曹王边吐血边对圣上说的、圣上也一把鼻涕一把泪承诺过要剥皮抽筋的,完颜匡、胡沙虎、潞王、范氏、李妃……这些嫌犯,圣上找了各种理由,一个都没有真的动啊。

    “段大人说得不错。那天我在香林山突然出手,元凶没来得及窃取曹王府,经营半生却功败垂成,为了自保他只能被迫吞声。然而我是曹王驸马,对圣上来说是换汤不换药。考虑到外敌林阡势盛、需要依赖曹王府抗宋,圣上便更需要留下那元凶钳制曹王府了。元凶自也聪明,懂他为何可以活命,不敢随便轻举妄动,既迎合也逃避了圣上好几个月……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此一时彼一时。短刀谷之战以后,我军在蜀口葬送大半精锐,曹王本人也被关押;元凶原就已经按捺不住、这么巧又通过完颜江山得到了柏轻舟……猝然之间,对元凶关死的大门全部重新敞开,完颜江山当然急主所急、一时脑热,一方面抓紧了那位‘得之即得天下’,另一方面热情地与我们合兵、准备以秦州为始建功立业。”林陌说,元凶虽不在场,却俨然关注着秦州会战,对私藏柏轻舟这个决定应是默许的。

    “但元凶不同于完颜江山,他向来是‘自保要紧’。考虑到他若上位、必先遭圣上猜忌,他虽愿当曹王第二做那个‘扶大厦于将倾’,却不肯承受曹王的委屈而只想得到曹王的荣耀。”战狼一边顺他话茬作出推测,一边想起曹王的孤独、眼圈不禁微微泛红。

    林陌点头,继续分析,与战狼无缝对接:“他生怕被圣上再找旁人去制衡他,所以决定还是躲在壳中、暂不露面。他深知,自保时可以靠另一个懦弱无能王爷为盾,但进攻时必须有另一张盾或傀儡在手,所以,他才会私下去找郢王这道东风、也是挡箭牌,出山。”

    “看得出元凶是卫王还是夔王吗?”战狼迫不及待问,总觉得林陌有高见,“当初王爷和我都觉得,这两人一个是真懦弱,一个却扮成了对方的懦弱,照镜般完全看不出谁是谁非。几十年来,完颜江山和范氏是元凶唯二两根流露在外的线,可惜……”可惜这一男一女反侦查能力太强,分心要打林阡的战狼无法按图索骥,能力一般的完颜璟也有心无力去顺藤摸瓜。然而完颜璟毕竟帝王,最容易玩弄权术,就算曹王府猝不及防的瞬间解体,想来他也会立刻扶个对手起来抵御趁机揭竿的元凶,甚至现阶段为了以防万一已经扶起来了?完颜匡啊……

    据称最近圣上与完颜匡的交流次数越来越频繁,教曹王府的每个人都担忧过,金帝会否真的相信了完颜匡的鬼话,放弃了“蜀口之战的罪臣”曹王……又为何地震快十日了,曹王连一点音讯都没有?王喜-吴曦-完颜匡-金帝四者之间能否画上等号?不经意间,战狼的思绪便已飞远。

    “段大人,‘元凶是谁’是今日分析之次要,最主要的那一点,‘怎么敲打元凶’,我已胸有成竹。”林陌主导话语,已有人主之风。

    战狼一怔,回过神来,再强也永远是个辅助:“怎么敲打?”

    “元凶‘自保要紧’,完颜江山‘一时脑热’,主仆性格迥异,便非无懈可击。”林陌回答,“段大人先前说过,完颜江山是元凶的死忠,为了他能够不顾威逼利诱始终守口如瓶,而元凶在香林山事件后曾有过树倒猢狲散,这几个月一边在圣上面前装乖巧,一边又忙于灭口以及封口,麾下的死忠和能人必定所剩无几,因此他不可能与完颜江山一刀两断。当完颜江山的所作所为构成困扰,元凶与他最近一定会有直接的联络。”

    “不错。”战狼豁然开朗,“既心急于完颜江山的错误决定,又害怕圣上由暗转明的杀机,元凶必会在心急和害怕中出错,匆促飞鸽传书与完颜江山密谋冒进。保守的人突然狗急跳墙,准备不足,定会失败。”那时他不得不叹,完颜江山的心急露馅和金帝的迟迟不下圣谕以至于装糊涂过头露陷,一起源于柏轻舟这位天命之女的失踪,她可真是神女啊。

    “是,仓促的仗不可能赢,所以元凶只要蹦出来就跳不回去了。”林陌微笑的样子似极了林阡,“然而,完颜江山之于元凶,应当就同段大人之于曹王,元凶之所以完全放权给他,应该就是看中了他的贴心和称心,事实上完颜江山也是个谨慎小心的人,‘私’藏和‘密’会本该在暗处有条不紊地进行,结果,却是被谁刻意流传和放大了,才会有后续的我军知情愤怒去逼问、完颜江山措手不及无赖着不撒手、以至于圣上也知道了完颜江山搅浑大局、从而与元凶相互勾起忌惮、整个大金都面临一乱再乱?”

    “谁……”战狼脚底升起一股寒气,只因为好像又看到了林阡。好一个林阡啊,当柏轻舟一石激起千层浪,他在旁边乱挥鱼竿把池水搅得一团糟等着钓!

    “私藏柏轻舟、密会郢王,是林阡授意由海上升明月流传和放大的,正因如此,他们才没有关注到完颜江山和我们对火牛阵的准备。林阡他,比我们更希望看到元凶蹦出来跳不回去。我们不该继续如他的意,不该成为他计划里的那一环。”林陌对战狼说,战狼对未来的期许是正确的,但是要在某个地方轻微作出转折,“我们该做的,是控制着元凶不在此时此地暴露;元凶的飞鸽传书,不能是和完颜江山密谋冒进,而该是力劝完颜江山离开。”

    “离开?元凶会收手吗……”战狼发现,这一点,林陌比自己看得远。是的,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元凶揪出来,可林陌时刻记得还有林阡站得更高。所以,林陌希望元凶和完颜江山保持联络,原来是等在这里——

    怎么敲打?通过郢王实现,林陌要元凶亲自下令赶完颜江山出西线!不是冒进、必乱,而是知不足、退。这才是他想要的元凶的正确认败方式,他也相信元凶的理智会战胜冲动。

    “如今柏轻舟已回到我曹王府手上,郢王是元凶唯一的冲动所系;隔绝郢王,便能彻底断了元凶的念,再如何心不甘情不愿,他也不得不回归保守打法、理智地将完颜江山请出局外。与其在这里必死无疑,不如换别处卧薪尝胆。”林陌浅笑,“而对我曹王府而言,于公,化简眼前局势,秦州军和衷共济。于私,这次飞鸽传书,元凶由于只是认败而非进取,便不会有后续的暴露风险、以至于在人前引起轰动,但元凶终究还是仓促的,他必会在段大人这里留下破绽,段大人只需暗中掌握了他是谁,知己知彼,将来再慢慢处理他不迟。”

    “所以,逼元凶放弃咬饵、害林阡没有鱼钓,我们只要做一件事——制止郢王参与。你有几成把握?”战狼问,“若是需要我杀了他,必须有详细谋划,那地方正好在两军交界,真去行刺,莫非可能会找林阡,我却不便留下痕迹,因他终究是个王爷……”

    “杀他,诸多顾忌,太繁琐了,并且很难一劳永逸。段大人放心,只需我与他促膝长谈,劝他继续隐居即可。”林陌似乎携策于心。

    “主动隐居?郢王和曹王是宿敌,只怕迫不及待立刻复出。”战狼蹙眉。

    “不是。”林陌笃定,“段大人,你记错了。”

    “什么……”战狼一愣。

    

    谁也不知林陌具体是怎样劝服郢王的,但那日完颜江山再去找时,郢王虽还住在那私塾的后院,却拒不见面,称,世上已没什么郢王了。

    完颜江山错愕之余心乱如麻,只能和刚从外面回来的莫非礼貌性地见了礼就匆匆离去。

    中旬将尽,元凶果然飞鸽传书对完颜江山要求停止自作主张。

    完颜江山的这位主公,向来就是缩头乌龟的作风,谨慎,藏拙,避其锋芒击其惰归。

    果不其然,在失去所有的筹码之后,元凶遂了林陌的意选择了稳扎稳打。

    “下面没兵,上面不允,完颜江山还留在这里岂不是很尴尬?”林陌笑看完颜江山灰溜溜地跑,为了不连累主上还装模作样地“辞官”而去。

    战狼则看着眼前这白衣男人的笑,心中一惊:按照知情后反馈的时间速度算距离,这位元凶,你是夔王吧……上次在香林山对你截胡的林陌,这次依旧让你没了郢王这张新盾牌对你截胡。什么后曹王时代你只剩完颜匡一个对手啊,明明我曹王府还有他林陌!

    回想起去地震次日去天阙峰取回湛卢剑时,那地方轰轰烈烈到处是断刀残枪的惨状,最令战狼触目惊心的莫过于王爷被从剑断石移来的半截冥灭……他一见到,手脚都禁不住颤抖,若非当时宋军守卫时刻可能有人来,他恨不得在那个埋葬了曹王一生心血的剑冢旁痛哭流涕。当初天下有曹王,几人敢僭越帝位,如今各路牛鬼蛇神此方唱罢彼方登场,到底曹王剑扫天下的宏愿要何时才能实现!?说什么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多少燕雀挡着鸿鹄的道啊。

    此刻,见林陌如此轻易就化解了完颜江山的恶劣影响、给所有金军涨了士气,又成功通过内部交涉和对外交戈、成功抓住了柏轻舟挫了林阡锐气,局面和林陌的思维脉络一样清爽,怎能不教他战狼也跟着放缓了心情流露出一丝笑意。

    有个念头在那时浮现在战狼的心底,他忽然很想问林陌:“圣上只想对下属轮番制衡,完颜匡一心露头拔尖,元凶希望躲幕后暗中吞并,林阡惟愿看见他们各怀鬼胎而把大金都温水煮杀。驸马,倘若曹王再也回不来,你能否……做这个摧毁一切不堪的人?”

    终究没有问,因为那念头浮光掠影般稍纵即逝,也因为战狼觉得,曹王怎可能再也回不来?曹王一定会回来!林陌虽有继承曹王府的潜质和魄力,但林陌再厉害也只能是继承!

    

    现阶段,宋盟和曹王府的第四场秦州会战尚在酝酿;

    第四方的蒙古奇人异士,从始至终没有什么反应,或许可以忽略不计;

    第五方暂时出局,元凶王爷、郢王、完颜江山也不会再出现在西线;

    最棘手的,反而是第三方的吴曦完颜匡,他们,关联着曹王的具体下落。
阅读南宋风烟路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