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二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宋福生怀里揣了一吊钱,带仨人往河边走。

    才拐过弯瞧见河,就给他吓一跳。

    只看,河里,宋富贵很是能耐的,正在用木筏子运一口特大号的大缸,正往这面划船呢,都已经划了一大半了。

    船身来回晃悠。

    缸太沉,平放倒的大缸也不老实,在木筏子上随着水力东滚一下、西滚一下。

    怎么瞧,怎么像是船下一秒就能沉、就能翻的样子,木筏子啪嗒啪嗒作响。

    宋福生紧走几步上前:“慢些,慢些!”

    宋富贵站在木筏子划桨,冲岸边的宋福生几人咧开大嘴笑,下一秒他差点没闪进河里,赶紧两腿叉开,脚使劲蹬住木筏子,用腿部力量保持住木筏子平衡。

    王忠玉稀奇道,“那老小子,他是怎么做到把大瓮弄上船的?抱都抱不动,更何况将大瓮得从河边挪到船上了,船没翻真是万幸。”

    宋福生的大堂哥宋福禄,望着河对面正在抬石板的村民们,骂道:“这破桥,也不知道他们啥时候能修好,多耽误事儿。牛掌柜他们早就出发了吧?得走一个多时辰了,绕山走,眼下还没走到河对面呢。”

    郭老二说:“就是,要不然咱们用手推车就能运回来东西,牛掌柜他们去童谣镇买东西来回也近便。现在都得靠木筏子。那是四大车倭瓜吧?咱怎么整?靠木筏子一趟趟运?要是桥没坏就好了,卖倭瓜的都能送到咱家门口。”

    宋福生没参与这话题,是因为他发现宋富贵的棉袄怎得碎成那样?他在告诉宋金宝,让小娃快些跑回家,找钱佩英要件棉袄。

    所以,当宋富贵满头汗的划船到了岸边,王忠玉他们赶紧接应大缸时,宋福生在脱衣裳。

    宋福生将自个穿的破棉袄脱下,给了宋富贵。

    然后是不得不换上现代的羽绒服。

    没棉袄啊,他这件羽绒服拿出来,钱佩英本打算用新买的黑粗麻布料缝在羽绒服外头,不打眼,看起来能起到穷的叮当的效果。但是还没等做呢,就被要走,说没棉袄。确实是没棉袄了,大家伙一人一件,只能这么直接穿上,省出一件给宋富贵。

    也得亏从空间里拿出的不是尼克服。

    宋福生有件尼克服,可有派了。

    外面是黑色羊绒呢子面料,从外表看,看起来像件男士大衣,但尼克服的芯全是黑色貂绒。一整张黑貂绒当芯,在现代花四万多块钱买的,领子是黑貂短毛。

    这要是眼下拿出来,昨日来的侯爷之子穿的狐狸毛算个屁,宋福生得穿得比小将军还富贵。

    那不能穿,眼下啥身份啊,穿那个,撒谎都找不到借口。

    就这,只普通样式的哥伦比亚羽绒服,小人宋金宝都好奇地问了:“三叔,这是么呀?太薄,这能暖和嘛,你会不会冷,怎么抱起来飘轻的?”

    宋富贵一听,赶紧过来抢。一边抢一边说:“不用给我厚的,我不怕冷,把这薄的给我吧,我穿这个就中。真的,那件棉袄你快穿回去。”

    宋福生:不不不不,这是我在家穿的,贴身的,不能给你,回头让胖丫他娘在外头缝个布面就好了。

    宋富贵不干,很是犟,非要哥伦比亚羽绒服。

    宋福生没招了,只能强制性命令,听话。

    当大缸留在岸边,宋富贵划着木筏子,载着去和他一起抬倭瓜的郭老二、宋福禄和王忠玉几人过河时,他一边划桨一边眼圈都感动的泛红了。

    王忠玉揣着宋福生给的买倭瓜钱,回头正好瞅见,问宋富贵:怎的了?

    “福生兄弟,就是俺亲兄弟,亲兄弟也就他那样了。俺往后得多干活,好好回报他。”

    王忠玉他们几个听完就笑。

    而留在岸边的宋福生,是带着宋金宝往回运大缸,后来挪不动了,将缸放倒地上,用脚一脚一脚踹着缸,让缸是一路滚回去的。

    给宋福生累的不行不行的,越发觉得大家伙是真能干。

    别的不提,就那四车倭瓜用木筏子一趟趟运过来,再背回家,就得累够呛。

    第一口大缸到了,等会儿几车倭瓜用木筏子运完,听说还有几口旧缸和好些个坛子会一趟趟运回来。

    宋茯苓跑前跑后,又跟在奶奶和妈妈身后忙了起来。刷大缸,刷干净的,洗白菜,洗完腌酸菜。
阅读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