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药王济世(六千八百字二合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安风驻足在这家医馆门外站着看了看,觉得恰好合心意,规模不小,却也不算特别大,不缺病患,也不至于时时刻刻没有空闲,位列大道一侧。

    行人往来颇多,就算不进来,也都会注意到这里有义诊的游医,脑海里会有这样的印象,能够作为证据,对付其他人,尤其可以避免名剑组织的怀疑和窥探。

    若是这医馆太大,或者过于偏僻寂静,倒是不好。

    他方才踱步行走过来,见到了许多家医馆,却没有一家如同这里这样合心意,直到来了这里,方才止步驻足。当下便在心中敲定了注意,主动迈步,走入其中。

    这家医馆屋顶修得既高且厚,王安风才进去便觉得燥热尽去,一片凉爽混着让人心安的药香涌过来,一名穿着干净整洁的学徒快步迎上前来,微笑相询道:

    “尊客是要问诊,还是抓药?”

    王安风收回视线,道:“算是问诊,不知道回春堂的主人可在?在下有一不情之请,想要见一下大夫。”

    学徒脸上有迟疑之色,踟蹰一下,道:

    “尊客先前可曾敲定过来访时间?”

    王安风摇头:“不曾。”

    那青年面上旋即升起了抱歉之色,先是叉手深深一礼,然后才轻声道:

    “这便很不巧了,我家先生虽然有济世救人之心,可是人精力有限,一日时间更是只得十二个时辰,若是人人都来,他老人家难免受累,您要是问诊,还请提前说下,或者……或者其余几位大夫也是很好的。”

    王安风愕然,他不曾想自己好不容易看准了一间医馆,就遇着了这样的规矩,当下道:

    “这,可否通融一二……”

    年轻学徒虽然神色谦恭抱歉,却很坚定摇头,王安风无可奈何,笑了笑,只得转身退出,并没有强人所难,这事情需得和此间主人才能商定,其余大夫只是坐诊,没有这样权利。

    没曾想‘蓄谋而来’,竟然连见面都没能见到,也只好离开,再在城里寻找,而且看刚刚那青年的坚定模样,其中大约还有其他隐情,城中医馆诸多,大不了多花功夫,再重新找上一家,虽然不如眼前这回春堂来得合心,但是也不妨事。

    心思转动,王安风迈步往外走去,可是他出走才不过数步,身后就响起了颇为节奏的脚步声音,有门帘抖动的声音。

    然后听到那学徒恭敬开口:

    “老师,您回来了?”

    王安风脚步微顿,下意识转身去看,看到侧门那里垂下的布帘被人掀起,翻落,似波浪一般抖动了下,然后自后院处走出了一位老者。

    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灰色长衫,头发已经一片银灰,显然年纪颇为老迈,但是精神颇好,面庞红润,眸子温和,若非是身怀上乘内功,便是精擅医家藏养手段,能使自身精气不至外泄,更不惧外邪入体。

    王安风心思通透,猜得到这位老者应该就是回春堂的主人,存了姑且试他一试的心思,停下脚步,不急着往外去走,视线扫过老者面目,更是心中轻咦。

    那位老人进来之后,先是微笑点头,视线扫过医馆中的诸多大夫,后者有些起身行礼,年纪大些的也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朝其微笑颔首,显然这位老者在这些人眼中极有威望,颇受尊重。

    老者没由自恃身份,而是一一回了一礼,然后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王安风,嗅到他身上没有药香味道,心中不由得略有诧异。

    这回春堂当中积年存放了许多的药材,若是往前问诊,衣摆袖口处就一定会沾染上这里的药香气,这药香黏附,虽不烦人,也得要两三个时辰能够散去。

    老人一辈子与药材打交道,对这种味道极为敏感,当下就判断出王安风其实才刚刚进来,只当他没能如愿找到所需药材,主动开口道:

    “这位小兄弟,为何才入便出?”

    “可是回春堂里找不到你要的药材?不妨和我说说……老夫虽然医术算不得有多高明,但是在城中许久,认得很多大夫,何处有甚药材,也大抵知道些,或者能帮上忙。”

    因是老者,王安风转身主动微施一礼。

    然后站直身躯,不曾等他开口,年轻学徒已然抢先道:

    “老师,这位来这里是要打算敲定一个时间,想要请老师去出诊的。”

    王安风心道果然如此,却未曾开口打断,更不曾去斥责那青年满口胡话,只是不言站在原地。

    老者恍然,轻哦了一声,旋即爽朗笑道: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今日已经来了,不如就此时此刻好了,却不知道小兄弟,何人生病,大体症状如何,老夫好准备药箱,对症下药。”

    “名儿,去取为师的药囊来。”

    青年没有挪步,头颅低垂,道:

    “老师,您应当多休息……”

    老者摆了摆手,笑道:“无妨,为师自己身体自然比你清楚,何况学医所为不过治病医人,似是如今这样,每日若只是闲坐,只得偶尔出诊。”

    “你那哪里是要我养生,分明不过等死哦……”

    青年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应答,眼底隐有悲意。

    而那老者眉眼却颇豁达,显是对于所谓病症并不放在心上,王安风双瞳深处细微的光浮动,将老者面目看得清楚,心中微动,突然开口道:

    “老先生,可否让在下为您把一把脉?”

    老者轻咦一声,看向王安风,微笑道:

    “小兄弟是我医家子弟?”

    王安风答道:

    “曾跟随师父,学过几年医术,不敢称呼医家。”

    老人笑道:“谦虚很好,能有谦虚谨慎之心,则终有一日学得大成,却不可以妄自菲薄,先前见到小兄弟精气旺盛,原本以为是江湖武者,没有想到也是我医家弟子。”

    “倒是老夫看做了。”

    王安风恭谨答道:

    “既是医者,也是武人。”

    旁边青年看到王安风年纪轻轻,可能比起自己还要小上几岁,能有甚么本事?却又心疼自己老师劳累,对方既然开口,以老师性子,定然不会拒绝,又得耗费老师精神体力,忍不住道:

    “老师,这位尊客虽然好心,但是这问题得要城中青竹轩薛大夫才能看得出些微端倪,就连咱们这里其他几位都束手无策……只,只怕……”

    他没有说下去,意思却很清楚,青竹轩薛刚是梁州城中名气和本事第一流的高明大夫,只有他能看出端倪的疑难杂症,自然不会是一个小年轻能够诊治得了的。

    只是性子温和,就算心里面有许多不满处,也不愿意口出恶言,除此之外,心中难免也还有其他的想法。

    医术同武道一样,说到底不过是应用之学,医术是医术,而人人自有不同,学武的有恶人凶徒,学医之人也不一定能有医德,往日亦有游医打算见识一下难得的疑难杂症而故意跑来烦扰,只为他日有吹嘘本钱,枉顾病患体累。

    却是他见王安风一进来就要找老师,年纪又轻,天然存了戒备偏见,潜意识中将他划入那些游医范畴当中,而今自然不喜极甚。

    老者却不怎么在意,摆摆手,笑道:

    “既然好心,如何能够拒绝?”

    “小兄弟,旁边便有位置,不妨就在此地,看看老夫脉象究竟如何……哈哈,大抵是有些杂乱,人老不得不服天命,待会儿可安下心来,仔细去诊断。”

    “似老夫这种脉象,可许久不能见到一个,待会儿老夫可得要考教一下,看看你能诊出几种来,哈哈……”

    老者豁达,对于以自身作为病例毫不介怀,甚至于还开了个玩笑,然后主动走向一侧。

    王安风对这机会求之不得,自然不会拒绝,当下两人在旁边桌上坐定,那青年见到已经于事无补,只得去取了一团用来垫手的棉垫,让老者将手腕放在其上。

    这手上颇为宽大,指节修长,只是不得不服老,手掌上已经有一根根青筋凸显出来,像是蟒蛇一样盘旋着。

    王安风却没有将手搭在老者脉上,而是自怀中取出一团金线,屈指弹出,如同灵蛇绕在老者腕部,稳稳当当,右手手指指腹轻轻点在其上,一丝细微震颤,旋即归于平静,竟是用出了江湖上颇为少见的悬丝诊脉。

    这种法子需得要以气机流通,通过灌输气机进入细丝当中,控制武者内气和气机的数量不至于伤及患者,是取巧的法子,虽如此,也非得要高明武者不可为之,对于医术也需一定造诣,当下便震慑住心中存疑的诸多大夫,屏息噤声,看他施为。

    王安风武功强横之处,第一便是醇厚难当的上乘内力,自然不需要这种投机取巧的法子,只是他为了明天义诊能够理所当然地避开众人视线,需要提前做个样子。

    双目微阖,少林寺温和中正的内力流经金丝,进入老者体内,回转一圈,王安风心中已经有了定数,准备抬手,想了想,却突然分出一缕内力,断在老者体内,按照调养经脉的法子,慢慢流转。

    这一丝内力对于他而言,不过只是数次呼吸吐纳,对于其余人而言,可是龙门上武者的一口精神气,极为宝贵,那老者只觉得周身暖洋洋十分舒服,却是数年不曾感受过的熨帖。

    王安风此时方才将右手提起,然后温声对那青年道:

    “烦请,拿一双纸笔来。”

    那青年先是见了悬丝诊脉的手段,又看到了自己老师面容上隐隐愁痛缓解许多,知道自己刚刚是患了有眼不识真人的毛病,忙不迭转身,自其他地方取过纸笔来,一下放在王安风身前。

    王安风道谢一声,提笔在纸上写下调养的办法以及诊治法子,然后将笔架在一侧,然后将其递给老者,后者毕竟是行医数十年的医者,识得厉害,看了一看,先是惊咦一声,旋即手掌动了动,死死盯着上面文字数十息,忍不住叹息道:

    “这……竟能够如此?!”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竟然可以如此搭配药性,堪称点石成金般手段,小……不,先生手段高明,老夫方才心中还起了提携之心,倒是贻笑大方了。”

    王安风摇头,道:

    “不过是仰仗前人罢了。”

    老人听他所说诚恳,复又忍不住道:“却不知先生老师是那位神医,能够教得出如先生这般人物……”

    王安风道:“家师淡泊名利,已经归隐山林之中,晚辈实不能够违逆师长心愿,将他老人家的姓名流传到江湖上。”

    老者遗憾叹息:“原来如此……”

    “得见医术有如此高明处自然应该狂喜,只可惜不能够拜见前辈,又是遗憾。”

    他摩挲了一下写了调养之法的纸张,呢喃两声,突然又好奇道:“先生既然有这等能耐,不知道来我们回春堂是有什么事情?是有什么见教么……”

    王安风心道一声来了,旋即端正神态,挺直腰背,正色道:

    “不。”

    “是有一处不情之请。”

    老人郑重道:

    “还请先生直言,老夫自然当竭力为之。”

    王安风道:“此事于老者而言,不过举手之劳。”

    “家师素来有救治天下之心,在下既然继承家师医术,自然要为老师分忧,来此梁州,见到前几日诸多事情,心中感念,想要借老者地方,行一日义诊。”

    老者神色动容,道:

    “此事大善举,老夫自然在所不辞。”

    王安风复又道:“有劳老丈,尚有一事,在下义诊的时候,要以悬丝诊脉的手法,家师不愿意传出名声,我也不愿露出模样来。”

    回春堂老者颔首道:

    “既然是那位前辈所言,那么自然理该如此。”

    王安风浮现一丝微笑,轻声道谢,心下安稳——

    如此便可以趁着空隙,利用稍微休息的手段,离开客栈,凭借玉珠和少林寺的联系,出现在荣月城,与薛琴霜联手对付了穷奇之后,再度回来,完成义诊。

    中三品武者出手时候极为迅速,来去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盏茶水。

    当日便和回春堂敲定了明日来此义诊的约定,交由后者准备静室,告知相熟之人,王安风回返客栈之后,还提笔给无心写了一封信件,复又简述此事,然后便等着第二日到来。

    ……

    来日辰时,王安风早早起身,换上了白色长衫,长发只以草绳系作马尾,垂在后面,马尾稍部却又有些撩起搭在肩上,然后踱步前往回春堂,少林寺中,已经提前准备好了衣物,而一枚玉珠也已经想办法放置在了荣月城中。

    只等问诊人数变少,便可以抽出时间空隙,瞬间离开。

    在少林寺中易容换貌,对那穷奇出手。

    王安风缓缓往前走去,脚步沉稳,通过脚步调整了呼吸和心境,不悲不喜,准备依照既定的计划实施,在脑海中已经以自身经验,一遍一遍预演过,每行一步,心境便剔透一分,没走一步,心思就越发澄澈。

    在靠近到回春堂的时候,已是心无杂念,无悲无喜。

    却在此时,突兀察觉到了一股颇为强盛的气机。

    沉凝无变的心境退去。

    王安风睁开眼来,看到前面路口有一位中年男子,挡在了他和回春堂之间,那男子样貌古拙,筋骨高大,虽然如此,却又有些消瘦,整个宽松衣服罩在身上,如同罩在了个骨架上。

    阳光自东方升起,在他身上散落金边,浩瀚气机仿佛春日三月时候自天山而下,拂过万里草原的长风。

    不等王安风开口,那沉默汉子往左边跨出一大步,然后让出了背后的少女来,那少女模样只得十七八岁样子,眉眼大气,尤其一双眼睛,澄澈以极,比起寻常出挑女子更大而有神。

    模样虽只得了七分俊俏,与林巧芙吕白萍相仿,但是加上这十二分的神韵,那便是十成人才的美人,身穿一身猎装,往前跳了两步,负手微笑道:

    “阁下便是所言城中杏林之人,可生白骨而活死人耶?”

    她口齿伶俐,能说一口很流利的官话,可是不知为何,更似是书面用语,而不是口头话,杏林之人是医家自称,哪里有旁人称呼用这样?听来便有些不伦不类。

    王安风认出这是那一日的百越贵女,想及她和无心关系,不由微笑道:

    “杏林之人,不敢自夸,但是确实稍微通晓些医术。”

    那少女拍了下手,笑道:“那便就是你了。”

    “不知道你这样文弱的男子,能不能够吃得住这样的苦头呢……”

    王安风听得不解,道:“苦头?行医虽然耗神,但是却并非是什么体力活,何来苦头一说?”

    那少女面容古怪,拍了下旁边中年护卫手臂,两人一齐朝着旁边让开,让出了视线,往前就是巷口,阳光鎏金,遍洒青石砖墙之上,两侧墙壁往前延伸,便是回春堂,道路能并行马车,可今日在回春堂之前却极堵塞,排列了数十条长龙。

    其中三成为百姓,也有穿着颇为讲究的男子,应为世家富户的管事之流,更多是穿着朱衣的刑部中人,各个身上负伤,中年大汉虽然瘦,但是骨架粗大,能将王安风给遮蔽个严严实实。

    现在往左边跨出一步,登时把王安风让了出来,而天底下不管是大秦还是域外,反是男子大多都爱看出挑的美人,何况是有十分才色的?当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偷眼去看那猎装打扮,英姿飒爽的少女,视线垂落,自然而然看到了面有愕然的王安风。

    那些刑部武卒先是微微一怔,为首那武卒面熟,是先前去王安风客房内带走尸体的胡布,当下认出王安风,主动叉手唱了个肥喏,道:

    “在下见过王神医先生!”

    “这一番,先生劳苦!先生劳苦!”

    旁边一大片朱衣捕快躬身行礼,齐齐道:

    “先生劳苦!”

    众人侧目。

    王安风视线扫过,脑海中一下有些当机,旋即慢慢转动,看到那足以令行医成为体力活动的人数,思绪本能指向了总也冷冰冰,话不多的男子,那青年面庞白皙,一双眼睛柔媚仿佛秋水,却浸满了刺骨的冷意。

    王安风深深吸了口气,咬牙道:

    “无心……”

    脑海中翻腾不休,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无心虽然知道的不多,可大抵是猜出他打算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说是义诊,其实打算去收拾穷奇。

    无心得要穷奇活着入天牢,自不能让他如愿,也不愿和他冲突,索性顺着他意思往下走——

    你不是要义诊么?

    我便塞给你足够的病患,让你好好义诊一次。

    今日便只安安心心,大门不出二门不买,好生在这里义诊罢,悬壶济世,医病救人?

    满足你。

    他脑海中几乎已经看到无心身着朱衣,神色冷淡,却极为守礼地微微一笑,口中道——

    而且,不必客气。

    旁边少女嘀咕道:“有趣有趣,着实有趣,幸亏我跟着来了,要不然都看不到这一幕好戏啦,无心还不告诉我……”

    王安风不理她,神色平缓,往前迈步。

    他已经看到了门口迎着的白发老者,后者已经带着弟子与相熟大夫,在前等候,穿着灰衣长衫,一尘不染,显得极为郑重。

    后面碧瞳少女拍手微笑道:

    “对耶,似乎义诊不收诊金的。”

    “这许多人,却能省得下许多银钱,可换得珠玉头花,好吃点心……无心可也很精明呢。”

    王安风面容虽然沉静,仍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

    额角抽了抽。

    在他脑海中,面容冰冷,财大气粗的无心后面一条狐狸尾巴,甩了甩,藏起来,这个家伙,当真是……当真是片刻不得放松警惕!!还有铁麟,就什么事情都与他说么?

    虽然王安风知道此事全然因为他自己隐瞒部分,更有另外的打算,与无心二人自身刑部立场冲突,并不怨恨他们,却仍旧觉得了棘手。

    他抬了抬眸子,日光初升。

    辰时一刻。

    薛琴霜已经易容之后,主动出得城去,再有两个时辰,穷奇就将出现在师怀蝶给出情报的位置,那个时候,王安风必须出现在那里,方才不至于前功尽弃。

    可是眼前之人,几有近百,速度再快,也得要三四个时辰以上,而且这还是之后不会有人过来的情况下,但是这显然不可能,再来,太快反倒更显得有问题,落实了无心猜测。

    两者冲突,便是左右为难的局面,这个时候任谁都难以找的出很好的破局方法——

    要是不去,那下次恐怕再难以遇到这么好的机会,若是如常去,恐怕则会漏出极大的破绽,无心原本只是以为他打算偷偷跑去收拾穷奇,去了可能就会升起其他想法。

    他才离开,那边老者出现,说没有问题,谁都不信的。

    何况是素来习惯于怀疑一切的刑部名捕,何况是刑部名捕当中的魁首般存在?

    除非……他主动去坦白……

    但是那如何可能?

    穷奇已在路上,时间不会停歇下来等他。

    耳畔有两个不同声线的声音响起,一处来自于少林寺,另一侧来自于现世,来自于王安风所赠的所谓‘奇技灵巧’之物。

    “若按预计进度,穷奇此时已过驿站,距离荣月不过一百三十里。”

    “我很快就要到荣月城了,你那边如何?安风……”

    周围百余人看着他。

    水泄不通。

    王安风揉了揉眉心,心境涟漪平复,神色平静,迈步朝着在回春堂门口等待着自己的老者走去,粗麻质地的袖口拂动,摩擦手腕,借以冷静思绪。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预甲之后,还得要预乙,预丙……

    甲不可行,自然行乙,行丙。

    冷狐狸,不要以为你赢了……

    他神色自若,叉手与那老者见礼,旋即被迎入屋中。

    青年男子将窗户大开,一个个煎药火炉生火,药香滚沸,大门打开,展露医馆内景致。

    辰时一刻,过三分。

    穷奇乘马车,过荣月驿,距荣月城一百三十里。

    薛琴霜神态闲散,负手飘然而去,距荣月城七十里。

    王安风距荣悦城,一百里。

    患者,入内。

    PS:今日更新奉上………

    六千八百字二合一,拆分开来的话,每一章有三千四百字这亚子……

    然后谈姑娘的点点圈开了,大家可以点开角色卡,进入以后评论发言~

    感谢痴等五百年只为好书的24500起点币,感谢~
阅读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