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   “这样啊为师知晓了。”

    听完自己三弟子的禀告,张三丰微微点头,表示了解。

    “这世界通道既然在我武当山脉之中出现,那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为师正好近些时日闲来无事,索性便亲自走上一趟,看看是何方世界。”

    俞岱岩听到眼前白眉道人的话语,当即恭声回了一句:

    “既然师父您亲自出马,那肯定没什么问题了。”

    “弟子告退。”

    作为世界顶尖,曾让异界大隋皇帝杨广率领千军万马都拿之不下的张三丰,在武当弟子和山下民众心中,早已经和那天上神仙没有丝毫区别。

    张三丰既然表示要亲自前去,那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想来都会被他摆平。

    这就是数百年来,张三丰在俞岱岩心目中留下的印象。

    看到蓝衫青年从这金顶大殿外慢慢离去,张三丰略微顿足片刻,随后抬步向天一迈,便化为一道长虹,朝那武当山脉开辟出来的世界通道而去。

    白眉道人一步迈出,只见那本来乌云满布,雨滴急促而落的天象便瞬间逆改,随着道人身影化作长虹远去,霎那间,高上穹天再焕新颜,晴空万里,哪还有之前阴雨连绵不断的景色。

    此时距离神雕大侠杨过驰援襄阳,助天下万民斩杀蒙古大汗蒙哥,已经过去了八个年头。

    这八年来,蒙古因大汗被杀,草原发生内乱,暂缓了进军南宋的兵锋,一直休养生息,等待内部整合完毕。

    一代天骄忽必烈,如骄阳般出世,短短八年整合了四分五裂的草原各部,随后秉承着历代大汗的遗志,将那如鹰般锋利的视线,再度望向了肥沃的中原土地。

    随着忽必烈兵锋所指,蒙古大军顷刻间南下,连下数道关塞,直逼那曾经让蒙古大汗饮恨的襄阳古城,以势如破竹之姿,欲将那最后的汉家衣冠南宋朝廷彻底灭绝,建立一个属于蒙古草原的王朝!

    中原岌岌可危,襄阳守将吕文德结合武林盟主郭靖共同死守之下,才堪堪守住襄阳,随后郭靖与吕文德互相商议之下,决定派遣武林高手,前往西川求得重兵回援襄阳,以保住这汉家天下不失!

    南宋,西川,重庆府境内。

    自古以来,川境便山势险峻,使得外敌难以攻入,但到了这南宋风雨飘摇之时,即使是号称蜀道天险,万军难入的川西,也终究挡不住这如虎狼般凶猛的元庭大军。

    值此之时但凡腹中有点文墨的都已知晓,那南宋赵家天下早就已日暮西山风雨飘摇,距离陷落于这蒙古大军铁蹄之下,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而正是这特殊的时间节点下,一眉目间带着仙风道骨气质的白袍道人,便飘然而至,步入到这已经陷入战时戒备的重庆府中。

    旁若无人的走过这大街小巷,看着每家每院都紧闭窗门,足不出户的样子,张三丰微微皱眉,闭目沉思良久。

    这地方他有些熟悉,有些像他曾经年轻之时去过的西川重庆府。

    不过到底是不是,还要证明之下才能知晓。

    重庆府,张三丰只去过一次,去的还是那年轻之时未曾被蒙元大军攻陷的重庆府。

    数百年过去,他现在还能依稀记得那重庆府中,最为气派的酒楼门面叫做迎客楼。

    思绪飘过心头,白眉道人便索性迈动脚步,往着那记忆之中的迎客楼走去。

    越是往前走动,张三丰眉头皱的就越发紧蹙。

    这城池之内,情况明显有些不对劲。

    各家各户门锁紧闭,空气中时时刻刻都飘散着一股名为严肃的气氛。

    “果然.出事了。”

    将自己的神魂散开,笼罩整个城池之后,张三丰这才微微睁开双眼,轻声呢喃一句。

    在他的神魂感知之下,此刻这重庆府外,已是大军压境。

    那黑压压的雄兵之中,不时夹杂着蒙元的旗号,让张三丰看着甚是扎眼。

    “连这重庆府内最为繁华的迎客楼都关门了么”

    “看来这重庆府的战局,已经吃紧到生死攸关的时候了。”

    道人足履虽缓,但他每一步迈出,都如同道家传闻之中的缩地成寸一般,只是几步跃过,便行至那曾经记忆中的迎客楼处。

    看着往昔记忆中纸醉金迷的盛大酒楼木门紧闭,张三丰心下细细思索了片刻。

    他现在,已经意识到有些地方不对劲了。

    这个世界,和他的世界曾经经历过的历史出奇的一致,就连那往昔存在于记忆之中的建筑,都一模一样。

    “难不成”

    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从老道士心头处升起,可他并未细想下去,不远处突然迸发而出的喊杀声响,便将他的思绪重新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蒙元,攻城了。

    “该死,郭师妹,咱们快走!”

    “不仅仅是襄阳,现如今连这川西境内,都有元庭大军攻城,咱们这次想要来重庆府求援,看来应该是做不到了。”

    “大军压境,我料想这西川守将也腾不出空去驰援襄阳,要是再不走,万一这重庆城被攻破,咱们就是想走也走不成了!”

    随着喊杀声音渐渐停歇,一道浑厚的嗓音瞬间传入了张三丰的耳目之中。

    听到这似乎有些着急的声音,张三丰还未曾在意,正想要一步跨出,去那重庆府的城墙之上拦截元军之时,一道虽然有些变化,但仍然让他毕生难忘的嗓音,却在这时候突然发出了声响。

    “小武师兄,你不用催促了。”

    “元庭野心勃勃,南下中原欲一统天下,何处不是他们的目标。”

    “如果襄阳陷落,那么中原便将一马平川,再无险阻可守,但这川西之地,自古以来便是易守难攻,蜀道天险一夫当关又岂是说笑,可时至今日就连这重庆府都难以保住,你说我爹娘他们,难道心中能不清楚此事么?”

    听到这略有些成熟,但依旧如百灵鸟一般清脆的嗓音后,张三丰有些不可置信。

    只见这老道士机械的转过了头,目光紧紧盯着不远处站立在墙边的二男一女,尤其是那身上一袭黄衣的持剑女子。

    看着看着,白眉道人甚至就连身子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几百年了,再度听到这往昔熟悉的声音,怎么能不心怀激动.

    不自觉间,道人的眼角边上,慢慢显现出了点滴晶莹,那本来仙风道骨的眸光中,也罕见的露出了一缕柔意,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不远处与两个男子攀谈的黄衣女子,如一尊雕塑般不曾动弹。

    即使成为了武当祖师,世间敬仰的武道高峰,可张三丰那心窝里,住着的依旧是那当初憨厚腼腆,而又带着三分倔强的少年模样。

    一如当年少室山下不敢上前的少年君宝一般,经历岁月流转,未曾改变。

    正与师兄武修文、武敦儒攀谈的郭襄突然心有所感,目光越过两位师兄的身影,瞅见了正往着这边看的白袍道人张三丰。

    下一刻,双目交汇。

    郭襄睫毛微微眨了眨,美眸中露出一抹思索,似是在想着什么时候见过这老道士。

    张三丰一身白袍整洁,白须白眉,自是给人一片仙风道骨,德高望重之感。

    而郭襄,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位老道士,虽然有些记不起来了。

    已经回过神来的张三丰,眼角微微一抖,便将那本已浮现而出的晶莹泪珠甩在了地上,等到将面容上的失色缓过神来后,便又听见了那不远处的黄衣女子声音传来:

    “晚辈郭襄,家父郭靖,家母黄蓉,敢问这位前辈,我们可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吗?”

    看到老道士盯着自己看了半响,郭襄越发觉得自己曾经见过这位前辈,只不过是自己忘记了罢了。

    虽然不敢置信,但是自张三丰听到这句确切的答案后,他却不得不去相信。

    眼前这个略显成熟的黄衣女子,就是自己曾经记忆中身穿鹅黄衣裙,总爱指点自己武学修行的那道倩影。

    深深呼了口气后,张三丰面目上强行挤出温和笑意,对着那不远处的女子倩影微微颔首道:

    “没有,贫道与姑娘萍水相逢,此次只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不过令尊的大名,贫道却久仰已久了。”

    张三丰在脑海中想了数百年,自己若是能重新见到郭襄,会如何去应对。

    可真当再次见面,短暂的激动过后,他却发觉自己只能以一句萍水相逢作为开头之语。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说之言。

    细细想来,抛去这几百年来的暗暗相思外,自己与那黄衣少女,也不过只见过寥寥数面罢了。

    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想要什么,自己一无所知。

    一边说着,道人一边迈动脚步,几步跨过,就走到了大小武与郭襄的面前。

    “贫道张三丰,山野之中一闲散道人,最近偶有所感静思极动之下出山,便遇到这蒙元朝廷欲攻打重庆,不知姑娘为何到此?”

    自从当年少室山一别后,张三丰潜心修习武功,一心想要开宗立派,成为一代武林宗师名扬四海宇内,因此对于郭襄的踪迹所知甚少。

    不过从郭襄和她这两位师兄的踪迹中,张三丰也大致猜出了郭襄来这重庆府的目的。

    襄阳是中原最后一道关卡,若是蒙元大军破了襄阳,那么中原大地便会一马平川,再无险阻可守,而川西,就是紧搁着襄阳的另一道门户,自古易守难攻,是出了名的难啃骨头。

    再结合当年襄阳城破,只有郭靖夫妇和他们的儿子郭破虏确切身陨,其余弟子和两个女儿都逃过一劫来看,现在的郭襄八成是领了父命,前来川蜀求援来了。

    这个时间线.

    张三丰心脏微微跳动。

    作为最后一个汉家王朝,宋廷仍旧在南方挣扎,未曾崖山投海,而郭靖夫妇二人,也在那襄阳城中举全城军民之力,欲与蒙元大军殊死一搏。

    少年时的所有遗憾,在这方晚了数百年的世界中,好像都没有发生一般。

    虽然明知道不过是一方相似世界所开出的相似的花,但张三丰那已经跳动而起的心脏,却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算了,到了现如今这个境地,已经无所谓了。”

    “我是奉我父亲之命,与两位师兄一起前来这川蜀境内,想要求得援兵驰援襄阳的。”

    “只可惜,直到如今我方才明白父亲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郭襄本来因为张三丰出现而被吸引注意的眼神,下一刻便飞速黯淡起来。

    以黄衣女子的聪慧,从这川蜀战事吃紧她就能联想得到,自己父母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八年来,虽然草原内乱,无有大战发生,但是在襄阳城外,激烈的小型战役却从来没有缺少过。

    多少心怀家国天下的江湖侠客,百战老兵抛头颅洒热血,慷慨赴死,为这近乎无可挽救的汉家天下耗空了心力,可终究也阻不住那北方铁蹄径直南下。

    八年过去,如今的襄阳城内汇聚的江湖各方英豪已经寥寥无几,守军剩下的也大都是老弱残兵,只能勉强一战。

    大家都知道了,这襄阳城就是个绞肉机!

    十个去了,九个回不来!

    再多的江湖热血,再大的侠义心肠,在那血淋淋的战场上,都不过是一纸空谈罢了。

    能有多少人,真正可以将那生死置之于外?

    即使有,这八年来死的也七七八八,不剩几个了。

    无数曾经辉煌一时的江湖大派,称雄一地的武林高手,连夜过了国界,悄无声息的投奔了那蒙元贵族,摇身一变化为蒙古国的精锐之士,反过来攻打他们血脉出身之地。

    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下,郭靖与襄阳孤城,早就已经回天乏术。

    如此配置,如何能是那蒙元大军之敌手?

    任由他郭靖武学通天,面对如此境地,也没有任何应对的方法。

    他能做到的,就是想个法子将亲近之辈全部支走,留下自己孤身一人以身守城,面对那蒙古浩浩荡荡的十万铁骑南下,慨然立于襄阳赴死,以全自身忠义之名!

    正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郭靖用他这一生,将这八个大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本章完)
阅读万界次元交流议会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