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三章 一代宗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看书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方径直朝杨云走了过来。

    所有人焦点都凝集在这神秘道士和杨云的会面上,杨云和王籍周围的人主动让开一条路。

    那人笑意盈盈,浑身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势,他在距离杨云一丈多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杨小道友,久仰大名,今日终于有缘相见,望不要怪责在下唐突。”

    杨云心想,煞费苦心设下这么一个局,还不算唐突?

    杨云笑而不语。

    王籍抢先一步挡在杨云身前,警惕地打量此人,问道:“何方神圣,只管报上名来,想跟我师兄斗法,先过我这一关。”

    说得好像他也身负神通一样。

    王籍自认为杨云师弟后,从无表现机会,难得现在这么多人看着,他迫不及待地亮明自己身份。

    道家盛会即将召开,他也想树立一下自己道门高人的名头。

    对方笑着问道:“这位就是王将军府上的三公子吧?久仰了。”

    一句话,就让王籍没了脾气。

    连他的身份都一清二楚,显然对方来者不善,弄不好不是派人调查的,而是直接掐算出来的。

    对方又道:“贫道跟杨小道友颇有渊源……之前剑南道道家法会上,山门中人跟剑南道一些道友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幸得杨小道友从中斡旋得以化解,贫道一直未有机会上门感谢,实在惭愧得紧。”

    “嗯!?”

    王籍无比诧异,他也是剑南道道家法会的亲历者,但他一时想不起这段渊源从何而来。

    杨云马上猜出此人身份,点头道:“阁下是天师道张天师?”

    对方笑着颔首应答:“正是,久违了。”

    这下非但杨云谨慎起来,连王籍也咽了口唾沫,显得非常拘束。

    这个张天师声名太大,道门创始人张道陵的嫡系子孙,天师道的现任掌教,拥有信众数百万,但因少在外行走,因此认识他的人不多。

    此时正好茶楼内走出一人,杨云瞟了一眼便认出是在剑南道道家法会上代表天师道出战的老道士李青观,从李青观对眼前之人的恭敬态度,杨云便笃定此人是天师道第十三代天师张高。

    “第十五代天师,字士龙,慈正之长子。姿宇超旷,好酒纵饮,一石不醉,尝忘玉印于长安酒家,有少年力举之不能动。明日,天师至,笑而携去,玄宗尝召见,命即京师至坛传箓,颁赏金帛,免龙虎山租税,册封汉祖天师号。唐德宗真元中降供养、金镀银香炉、绯罗金帕及黄色娟纸等器物。”

    张高在玄宗朝算是道门传奇人物,只是现在的他还未被唐玄宗接见,天师道也不是朝廷认证的玄门正宗,再者张高为人低调,平时少有在人前现身,以至于在场居然无人认识张高。

    谁曾想,今日居然会以这种离奇的方式出现?

    在场围观者或多或少都听闻过有关天师道的事。

    随着大唐承平日久,天师道发展很快,如今已不单纯在蜀地、江南一带发展,连洛阳也有不少信众,哪怕不是信众,也知天师道大名。

    当世道家名门中,天师道绝对算得上头一号!

    “师兄,您看这……”

    王籍很为难,明显忌惮张高的来头。

    若真是天师道掌教天师亲临,不可能使用障眼法。

    若用真正的法术比拼,杨云与对方鹿死谁手尚是未知数。

    杨云笑着行礼,道:“在下一早便想拜会张天师,未曾想竟在此地相见……接下来便是道家法会,到时再跟张天师详谈如何?”

    不管张天师前来的目的是什么,杨云就是不想跟对方有过多牵扯。

    张高气度卓然,笑着说道:“可是贫道此举让杨小道友心有不畅?贫道只是想用特别的方式跟你相见……既然有缘,为何不进内喝上一杯茶再走?”

    王籍没了之前的脾气,主动站出来撑场面:“喝茶就不必了,张天师,正如我师兄所言,道家法会马上要举行,有何事不能等到法会上再说?”

    张高目光如炬,灼灼看着杨云,似乎很想跟杨云深谈,但这种含混难明的态度让杨云很不安。

    张高侧过身,向茶肆门前那张桌子看了一眼,道:“今天难得跟杨小道友见面,贫道想见识一下杨小道友的真本事……不知杨小道友可否在世人面前露一手呢?”

    他的话,等于是当众向杨云发起挑战。

    作为前辈高人,他本不该如此没风度,杨云非常诧异,张高就算再没品,好歹也是一代宗师,没必要跟他这么个“后生小辈”过意不去吧。

    你就算赢了又如何?

    “师兄,还是撤吧。”

    王籍察觉苗头不对,低声凑到杨云耳边道。

    杨云笑着对张高拱拱手,道:“今日有幸见到张天师,还得张天师赐教,若如此走了,岂非是对张天师不敬?既如此,那在下只好献丑了。”

    “啊?”

    王籍没料到杨云会迎难而上,不过他心中也难免多了几分期待。

    既然我师兄敢直接上去面对张高的挑战,那肯定是胜券在握……师兄都不担心,我去担心什么?

    杨云在张高的引导下走到场地中央,在场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想看看当世道家两大高手之间的对决。

    哪怕战场并不是真刀真枪的法术对轰,只限于一方木桌,主要又是桌上那块金锭,但这仍旧是足以让他们夸耀平生的见闻。

    再没人敢随便出来挑事。

    谁都知道,想同时击败两大高手不可能,那些原本跃跃欲试的道士此时都灰溜溜躲在人堆里,想对这两大高手的实力一探究竟。

    “杨小道友请见谅,不过是一点小把戏,别太当真。”张高用自嘲的口吻道。

    杨云没有感受到周边有精神力波动,如同当日皇宫里目睹罗公远斗法时感觉一样,但总有怪异的感觉在心中升腾。

    他俯下身,手落在那方金块上,在场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杨云没有下力气,只是轻轻一提拉,那块金锭便轻巧地被他拿了起来,看起来竟不费吹灰之力。

    “好!”

    人群中不知谁喝彩一声,随即所有人都哄然叫好,场面非常热烈。

    刚才还紧张不已的王籍兴奋地走了过来,大声道:“师兄可真是本事,不服气都不行啊!”

    王籍此时已佩服得五体投地。

    别的道士一拥而上都没完成的事,却被杨云轻轻巧巧便做到,这足以证明杨云神通广大。

    只有杨云自己心里清楚,其实到他这儿,这块金锭真的就平稳地摆放在桌上,就等他来拿,刚才没施加任何手段,也没用到超能力。

    再看张高含笑以对的神色,他顿时心如明镜。

    这不就是赤果果的示好么?

    人家根本就不是来跟他斗法的,也不是故意想让他出丑,而是一种非常友善的见面方式,这种诚意算是道家名门一代宗师的做派。

    杨云心想:“道家并非只有蝇营狗苟之辈,也有许多前辈高人……我无意中进入道门厮混,这里鱼龙混杂,说不得就会碰上硬茬子,看来以后还是谨慎些为好。”

    张高笑道:“杨小道友果真本事高超,贫道佩服,愿赌服输,这块金锭便归杨小道友所有。”

    连送谢礼的方式都这般新奇,话说得更是漂亮,让杨云实在挑不出毛病来。

    他本来可以就此转身离开,但既然人家把场面做到这份儿上,如果他现在还要走,那就是不识礼数不懂变通了。

    杨云态度变得谦和起来:“张天师不吝赐教,在下受益匪浅。”

    “那不知杨小道友是否肯赏脸,进去喝杯茶呢?”张高再次发出邀请。

    杨云随手把金锭交给旁边的王籍,微笑点头:“恭敬不如从命。”

    ……

    ……

    小小的茶肆,围观人群已是人山人海。

    这里毕竟靠近上林坊,周围居民对杨云非常推崇,再者天师道掌教张天师亲临,这基本算得上是道家巅峰人物之间的会面,哪怕是平头百姓也想一睹两位拥有大神通的高人的风采。

    茶肆掌柜非常恭敬,杨云和张高进门后,他立即摆出一副闭门谢客的姿态,让两个小二堵在门口,普通人不让进门。

    杨云这边只带了王籍,张高那边也只带了李青观。

    双方在茶桌前落座,李青观和王籍在背后侍立,马上有香茗奉上。

    “两位道爷,若觉得嘈杂,是否让小的隔上门板?”

    茶肆掌柜过来问询,声音带着颤抖。

    张高用问询的神色望向杨云,大概意思是,主随客便,杨云是客,由杨云来定。

    杨云摆手道:“不必了,在下跟张天师攀谈几句便走,不想扰了店家生意。”

    “好,好。”

    茶楼掌柜退到一边,不敢上前打扰。

    张高开门见山:“贫道听闻令师徒在蜀地的作为,便心生向往,在这之前,贫道见过令师……呵呵……”

    这声“呵呵”,便总结了松梅戏剧性的一生。

    王籍惊讶地问道:“你见过我师傅?”

    张高微笑点头,并未继续往下说。

    但杨云知道,张高肯定见识过松梅的“真本事”,可能是觉得很不对劲,才以这种方式来找他。

    杨云道:“家师云游四海,很多时候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倒是让张天师见笑了。”

    杨云没说破,但这话跟说破没什么区别。

    你见到的不是我真正的师傅,真正的武尊真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就是找了个冒牌货,你能把我怎么着?

    张高叹道:“贫道在道门几十年,认识的人不计其数,杨小道友的作为可说让贫道佩服之至……若杨小道友不弃,在下愿跟你结个忘年交,望杨小道友不要回绝。”
阅读大唐杨国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