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53章 法医很神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昨晚我感觉是睡得最舒服的一天,不过这个脖子疼痛是什么鬼?”

    白娜忍不住说了出来别说白娜会这么想了,就连她本人也是这么认为。她可从来没有睡这么死过,也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这脖子就跟睡落枕了一样。是想破脑袋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最后索性是不去想了想那么多做什么。红袖离开了原来一直待着的地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的年纪原本也不大为了仇恨她失去太久,而那个人男人其实一直爱着的人是她而不是有了身孕的女子。

    “宗主不好了,红袖宗主不见了。但是给你留了一封信!”

    那名下属把信给了他,他挥挥手就有离开了。他不用打开也会明白红袖信上的内容是如何的,她应该是离开了早就做好被她报复的准备只要她开心。哪怕杀了他都可以但是她没有那么做冤冤相报何时了,她释怀了。他还是没有勇气去看这封信上的内容,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走。她这一走就是很久很久当他有勇气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她也爱着他,只不过心中有血海深仇放不下也不敢逼自己去爱他。

    “红袖姑娘,这么早啊?”

    “嗯,睡不着就起来了。你怎么也这么早啊,李婶?”

    她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虽然自己的亲人都不在了。在自己的家比哪儿都要好,李婶对着红袖笑嘻嘻的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在笑什么。原来的宅远都被烧毁了,她现在买了一座小院子不大但足够她一个人居住了而她打开房门就看看见了李婶。忘记了仇恨她过的很好,好到连晚上睡觉都是香的那种将肩膀上的事情都放下真的很好过。

    “你啊,饿了吗?”

    李婶是她请来照顾自己的人,她当宗主之时可没自己亲自动手做家务所以也不会。请个人照顾下饮食起居没什么不可以,红袖先回到了房里洗漱。李婶也是家乡认识的邻居,放下了仇恨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美好。她洗漱好就来到大厅里坐着,小小的宅院很是温馨。

    不需要太大的空间一点点就足够了,李婶也是很乐意照顾她的。谁都知道当年她家发生惨状,这些年来一个人独自在江湖上闯荡过的很不好吧。为了家人的血海深仇红袖的手上也没少沾上鲜血,如果有一天被仇家给追杀了。

    她毫无怨言这都是她这些年来所应得的惩罚,只是不想牵连任何人了。包括那个人,宗翰那个男人一直在迁就着她。只是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宠爱分给了别的女人?这个时候去想这样的问题似乎不太现实,因为宗翰是属于别人的了。原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下去,但曾经所做的事情不可能让她这么容易就能脱离。

    “宗主现在红袖宗主不在了,还是由您来接管吧。何况这宗主之位本来就是你的,理所应当!”

    “如烟,你知道本座的心。其实再这么下去受伤的还是你,这个孩子你一定要的话本座会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照顾。但你怎么能在红袖的跟前说这个孩子是本座的?”

    柳如烟慌了,她当初是在红袖的跟前添油加醋说了些不该说的内容。可她不会后悔,这个男人其实从未碰过她都是她胡说八道一开始宗翰都差点相信了。后来的事情也查清楚了,宗翰很明白自己对红袖根本不是愧疚更不是同情而是真的爱。当这淡淡的喜欢上升到爱之时,谁也逃不了这种爱是深入骨髓。他知道自己亏欠柳如烟太多,所以她想要的只要不是很过分的要求都会满足。

    可有些太过分的条件他无法去完成也不想去完成,看不到柳如烟脸上的神情。但是可以感觉到她不开心的情绪,不开心能有什么办法宗翰觉得自己对她已经够好了。也不认为自己有对不起柳如烟的地方,就算拿喜当爹这件事来扣在他的头上也认了。只是搞不懂为什么要到她的跟前说这些话,原本他还觉得两人有机会现在她走了还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谁会晓得她在什么地方,也许就不想让他知道她的下落。才会去的远远的不让熟悉的人找到自己的下落,她的想法虽然不是很懂但也明白。

    怪就怪他看那封信的时候看的太晚了,以为上面写了自己不想看到的内容。

    谁又料到上面的内容其实是他最想要知道的答案,自己没有去看也怪不得谁了。天天都是吃素菜白娜都感觉自己要升天了,这住持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一日不回来她们就不能下山,不能下山就会继续吃素说真的此时此刻的她想吃肉啊。颜卿辞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吃咸点看淡点不是很好。胃口也就是那样分辨不出来是好还是坏,但是对于白娜来说现在只有身边这位好朋友了。

    将来真的回去之后,是一定要跟她冰释前嫌。她们一同经历过穿越,或许也只是一场梦境只要大家放下心中的芥蒂也会是很好的朋友。再说了她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不至于你恨我我恨你的。多费精神,颜卿辞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这白娜对自己这么依赖,都有些适应不了了。白娜懒得有这么心平气和的时候,有些事情还真是要经历过才会知道感动。

    “我又不是小猫小狗的你干嘛要那样子点我的头,卿卿你回去之后还打算在橙娱吗?”

    颜卿辞摇头应该不会了,橙娱也是夜御庭的产业之一但绝对不会经常过去。去过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而且她也认为自己有自己的原来的工作才是她所喜欢的那样,面对着尸体没有害怕的情绪反而是一种怜悯。不管是坏人也好好人也好,都应该未死者找出真相为他们发言。

    这也就是导致很多男人不愿意靠近颜卿辞,就怕哪天被颜卿辞给解剖了。白娜想到颜卿辞的职业也不害怕,每个专业都有它自己体现价值的时候。

    “你是怎么了呀,干嘛一副色咪咪的样子。还有刚才你的称呼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呢,卿卿?”

    颜卿辞表示这个称呼听起来还真是有些上头啊,上头归上头还是喜欢这样亲密的叫法,因为这样会让她觉得大家是好朋友。白娜对于自己的称呼并未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这个称呼不是很特别。她得有属于自己专属的称呼才行,想到这里突然很诡异的看了一眼颜卿辞她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要不是她顶一张女人的脸还真是以为她对自己有不良的企图,白娜就将脑袋在她的手臂上蹭。她是最怕谁在耳边说话了,痒痒的就跟触电般一样的感受。她不动声色的拉开白娜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这个女人怎么像是在吃她豆腐一样。

    <script>app2();</script>
阅读爆笑王妃冷面王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