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千八百一十七章 交她保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   隔天,林梦雅本来还应该出去一趟,瞧一瞧那几个意识复苏的女子的情况如何。

    但没想到,方姨先一步将她堵在了院子里。

    “我有要紧的事要跟你说。”

    林梦雅本想想问问方姨能不能让她先出去一趟

    但方姨的脸色却过于严肃了。

    这让林梦雅也不得不重视了起来。

    但她还是先让采茹过去看看,毕竟采茹也很担心她妹妹的情况。

    对此,采茹倒是甘之如饴。

    林梦雅把门关上,这才走到方姨的身边。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难不成是霍叔那边出了问题?”

    除了霍家那对父子,恐怕也不会有事情让方姨这般紧张。

    方娆眉头紧蹙,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幽幽吐出一口长气。

    她这幅凝重的样子,反倒是让林梦雅无故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方姨,是出了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吗?只要人在就好,凡事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方娆一听这话,就知道她是误会了,连忙摇了摇头。

    “没出什么大事,只不过你霍叔走之前给我留了一句话。

    他说,要是在他回来之前没人动那些东西,就不让我来打扰你。

    可昨天晚上有人偷走了一尊玉像,你霍叔说了,要是真的有人对那些东西起了兴趣,就让我把东西都交给你。”

    林梦雅愣住了。

    府里头丢了东西,怎么还跟她扯上关系了?

    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推拒。

    “霍叔要是不放心的话,方姨你也可以加派些人手,放在我这里未必有放在你手里安全。”

    她的人手有限。

    而且没有一个人闲着,都被她利用了起来。

    保护个把人的安全尚且还能勉强,要是再加一些珍奇宝贝,只怕没那么保险。

    毕竟那些东西都是死物,真要是有人来偷,她也不能让人豁出命去保护这些东西呀!

    “不,除了那尊玉像之外,其他的并没有多贵重。只不过你霍叔之前就跟我说过,或许这东西交给你才是它们最佳的归处。”

    林梦雅更纳闷了。

    虽说她跟霍叔,咳咳,暂且也算是相处得比较融洽吧。

    但还真没到这种程度吧?

    “听您这么一说,那我就更不敢要了,这些东西应该都挺珍贵吧,方姨,还是由你来保管吧。”

    但方姨却坚持要履行霍叔的嘱咐。

    无奈之下,林梦雅只能先收着。

    方姨让人给她抬来了两口大箱子,并且是让她信得过的人取过来的,并且全程都是躲着府里的人。

    搞得这般神神秘秘的,让林梦雅更加担心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了。

    “这箱子里的东西我也看全过,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这些东西是从霍家搬出来的。

    哪怕是在你霍叔还没清醒的时候,这东西都被他保存完好。

    想来应该是比性命还要重要吧!”

    方姨只是感叹。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固执。

    虽然记忆全无,甚至连身份都被人篡改,但他依旧还是没有忘记跟自己的约定。

    还有这俩箱东西。

    若不是前阵子他想起了前尘往事,恐怕这东西

    也会彻底地被埋没在赵府吧。

    一时间,她的心里又酸又胀,甚至对他的怨气都轻了不少。

    这人,还真是死脑筋。

    可却是她喜欢他的理由之一。

    林梦雅一瞧就知道方姨又在想霍叔了。

    无奈地叹气、摇头,这俩人可真是比他们年轻人还会玩。

    她随手打开一口箱子翻看里面的东西。

    方姨倒是没说错,箱子里面不全是金银珠宝,到更像是某人的私人用品。

    “霍叔为什么非得要给我呀?”

    她挑出一本书上,一边翻看一边问道。

    方娆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的全貌,不由得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他没说。想来是他想要,等到回来之后自己亲口告诉你吧。”

    提到这个,方姨又是一肚子的火气。

    “他这个人总是这样神神秘秘的,突然一下又消失,突然一下又出现。年轻的时候就总是这样爱折腾,不然,也不会叫人捉走了当驴用!”

    林梦雅听着方姨的话,差点没笑出来。

    怎么说呢?

    大概是因为被偏爱的女人都会有恃无恐吧。

    哪怕是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其实方姨也被霍叔宠着爱着,只不过那时她,满心都是冰冷的仇恨,浑身也竖起了尖刺。

    所以那时候除了她心心念念的亲生儿子之外,其他人的生死她根本就不在乎。

    改变大约是在她跟霍骁相认之后才开始的吧?

    后来她跟方姨也算是共同经历了不少事,也算是旁观了方姨的转变。

    现在的方姨虽然对外还是一样的高冷厉害,但对内嘛,却渐渐有了几分娇蛮。

    再说了,哪个规定老夫老妻的就不能耍脾气任性了?

    反正她觉得现在的方姨更有人情味,性子也越发活泼了。

    就是对霍叔不太友好,多多少少会被迁怒。

    不过这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只有恰柠檬味狗粮的份儿。

    箱子里的东西杂七杂八的,她也看不出来啥门道。

    倒是另外一个箱子里的东西有点意思。

    “这字——”

    里面全是书,但封面书名的位置的文字,却不是她所熟知的那种。

    “没错!主人,就是之前我们遇到的那种古代文字!”

    系统里小药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这些文字她并不算是陌生。

    之前救霍骁同伴的时候,在那个铁矿山内发现的记账本,用的就是这种文字。

    她把最上面的一本拿了出来,却发现通过翻译之后,书名写的是“识草记”。

    翻开首页,上面居然是一株最常见的草药——车前草。

    她当然不会认错。

    要知道这东西随处可见,只不过这图上画的车前草,跟她印象当中的那种,还有些许的不同。

    她又翻开一眼,发现背面就是车前草的功效与产地,甚至还有一些比较常见的小药方,跟食用方法。

    咦?这难道还是本医书?

    方姨看到她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到后来的满心疑惑,再到现在的聚精会神,只觉得这东西果然交给她才是最合适的。

    她也没催,十足好耐心地等着对方。

    抽空她也翻了翻这箱子书,可她一看到那上面

    弯弯曲曲的文字就觉得头疼。治好乖乖地坐在一旁。

    林梦雅越看越惊讶。

    这本应该是教初学者辨识草药的书。

    但绝对不是他们这个时代的,上面虽然记载的不少普通的药方子,但从用药的剂量,跟一些搭配的药的名字,都跟她现在所知的有些区别。

    甚至有些药的名字她完全没有听说过。

    有一些可能是因为各地的叫法不同而有所改变,但有一些却是她根本就没有见过的。

    最奇怪的是,这些东西,居然大部分都跟青筝谱上面的记载保持了一致!

    “主人,经过对比这书上所记载的东西更像是青筝谱删减过之后的。”

    小药的比对分析出来得很快。

    林梦雅也有这个感觉。

    譬如说她刚才看到的一个治疗腹部胀、痛的方子。

    这是一个常用药,一般情况下她都会根据患者的饮食习惯等其他条件来做一些调整。

    但如果病因差不多的话,用药的种类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可这上面记载的药方子,却跟她的用药习惯有很大的不同。

    虽说药方这种东西千人千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用药习惯。

    但受到医书的影响,除非是学习的资料跟环境完全不同,否则大家都会有一些相同之处。

    她也算是博览群书,但没有一本医书,跟她手中的这本完全相同的。

    这就说明,至少这东西应该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可制作书籍的纸张却并不是特别陈旧古老的。

    至少大部分的书籍都是完整的,上面的字迹也是清晰可见。

    这就说明,制作书本的人应该是这个时代的,而里面的内容却不是。

    那这些书,原本又是属于谁的呢?

    “这些书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等了许久的方姨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看了林梦雅的样子,时而皱眉时而又恍然大悟,实在是有些担心。

    这些书里面不会是被人下了药吧?

    林梦雅笑了笑,把书合上,轻轻放了回去。

    “我只是瞧着上面的图有些熟悉而已,只是那些文字确实是有些令人搞不懂。不过我看这图猜应该是一本医书之类的吧。”

    方姨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我也是瞧着图还好些,就是个字弯弯曲曲的,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哎呀,看得我头都疼了!”

    林梦雅没说实话。

    倒不是她信不过方姨,而是霍叔都如此的谨慎小心,甚至不愿意将真相告诉给她。

    很显然,这东西一定是关系重大,而且他不想拖方姨下水。

    既然如此,那她自然也是要按照霍叔意思办。

    “还是别看了,左右等到人回来,咱们就知道这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我会让人好好生看守着的,绝不会让人再偷了去。”

    提到这里,方姨又是满肚子的气。

    “你不提我都给忘了!真是没想到,居然有人还敢吃里扒外。

    看来他们可真是不把我这个夫人放在眼里了!就算是我们往后离开了,可他们的卖身契都还捏在我手里头呢!”

    也不怪她如此气愤。

    自从霍叔找回了记忆之后,其实他们俩就默默地为以后的离开而做准备。
阅读绝色毒医王妃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